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當代藝術陶瓷作品關注熱點及審美取向

古瓷美器當屬官窯,而當今收藏者關注當代藝術陶瓷作品實質上是在選擇藝術家。

        中國自古就是人才輩出的泱泱大國,一個世紀百年,能在中國藝術史上留名的藝術家不過數十位。如齊白石,張大千,李可染等,更有大批的所謂藝術家隨歲月流逝而逐漸淡出人們的記憶。景德鎮藝術陶瓷承載著我國數千年陶瓷文化底蘊,倍受世人的青睞,自古以來,為帝王及達官權貴製作官窯貢品精美瓷器的陶瓷藝術製作者不計其數,然而大部分屬工匠而非藝術家。真正的藝術家不僅靠勤奮努力勞作,更重要的是有天賦和氣質,學養深厚,加之多年曆練的藝術功底。文化和創造力是藝術作品的靈魂,僅靠商業運作似乎是製造不出藝術家的。當代從事陶瓷藝術創作的國家級大師僅景德鎮就有31位,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更是數量龐大,還有工美、陶瓷院校的教授副教授。究竟有幾位能不愧為被收藏者追逐的大藝術家,成為中國的達芬奇,畢加索?明智的收藏者肯花時間去認真考察和研究。筆者認為,德藝雙馨是藏者考察藝術家的首要標準,對於藝術家而言,審美情趣高,品格高尚,眼高才能手高。正如文征明所說:“人品不高,用墨無法”。郭若虛又言道:“人品既高,氣韻不得不高,氣韻既高生動不得不至,所謂神而又神,斯能精絕”。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陶瓷學院教授李菊生曾如此評價陶瓷藝術作品;“一件成功的藝術作品能散發出穿透時空的光芒,能與收藏者產生共鳴,藏者看到她會歡欣鼓舞,心領神會,甚至熱淚盈眶,這不僅僅是藏者的心靈感悟,更是藝術的感染力”。鑒賞藝術不可全憑作者的頭銜去猜度,要以藝術的尺子衡量。李菊生是在用心和藏者溝通,他的高溫色釉作品是將油畫,中國畫元素結合瓷上繪畫,以濃重的陶瓷語言展現,藝績斐然,為此他的作品才受到了中外收藏界的追捧。

        當代藝術陶瓷的藝術風格迥異流派繁多,藏者多根據自己的審美取向選擇。

        當代藝術陶瓷作品是中國幾千年傳統文化的挖掘和發現,她作為資源匱乏的古瓷的延伸和替代品,起到承上啟下,及填補空白的作用,相對傳統題材、文化內涵深厚且工藝獨特創新的作品最容易被藏者接受。如戴榮華----收藏者耳熟能詳的藝術家,他從事陶瓷藝術創作五十餘年,對古彩、粉彩裝飾頗有研究,被譽為當今古彩的傳人。擅長人物仕女、童趣,兼攻花鳥、山水。作品不浮於形式而重內涵情感,裝飾新穎,技法全面,格調高雅,畫風獨特而自成一格。陶瓷學博士熊寥如是評價:“ 戴榮華 先生的陶瓷裝飾瓷畫,在當今藝壇中可謂獨樹一格。他創作的瓷畫,不僅具有畫中有詩,詩中有畫的深層的藝術內蘊,而且還呈現出深刻的歷史感和現實感。他的手筆,都深深烙下他那獨特的審美軌跡,畫到如此境界,可謂神矣!”;陸如----數十載潛心創作寂寞耕耘:作品突出的特點是將陶瓷作品中引入中國畫的氣韻與格調。以國畫的筆調表現青花藝術,在陶瓷上展現國畫的美感,形象生動,構圖巧妙,筆法精到,氣勢宏闊而不失其巧,意境深邃兼具書卷文墨之氣,裝飾布局與陶瓷器型渾然一體,具有裝飾的連續性和延伸的感覺。美術評論家徐恩存先生讚譽陸如作品;神奪天工,韻出造化 ;李菊生----當代陶瓷藝壇風雲人物,油畫造詣很高,中國畫也在全國性展覽中獲獎。他的陶藝創作能得心應手地在吸收傳統技法的基礎上,巧妙大膽地借鑒西方繪畫技巧,佈局空靈,氣韻生動而富有節奏感。注重陶瓷語言的錘煉,高溫顏色釉作品卓而不群。落筆生動隨意,加之其深厚的造型攻底,行筆流暢而準確,作品中的形象在簡約筆劃中極為傳神。美國阿芙雷德大學教授、著名陶藝家溫·海格比這樣評論李菊生:“李菊生作品的美顯現他在陶瓷上繪畫時恰倒好處的捕捉奧妙瞬間的能力,他的卓越藝術才能以及領悟力讓我們領略了詩人對世界永恆美的洞察力。他的作品使我們想起了中國陶瓷昔日的光輝也預示了一個無限的前景,他是釉、火和詩人畫筆的大師。” 還有汪桂英-----承前啟後的汪派傳人,中國山水瓷畫大家;周國楨-----當代陶藝雕塑之父;鄒寶林----將神話典故躍然瓷上的傳統技藝繼承人。像這些藝術家他們的高超水準和非凡技藝無一例外是建立在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化基礎上的展現,是各自藝術領域內的佼佼者和領軍人物,在當代陶瓷收藏界具有相當高的聲望,無論是金融海嘯還是通貨膨脹,都不能阻擋藏家的熱情,追逐的藏者甚多。收藏他們的作品如同國債,價格穩定,保守無風險,且價值穩步攀升。

        當代藝術陶瓷市場走到今天是必然的。中國當代藝術陶瓷融合了許多中國的藝術元素,反映了中國傳統文化和時代特徵,作為一種藝術品,它時尚、前沿,符合當代人的審美需求,反映了當代中國的精神風貌,成為這個時代的符號。但對於相對傳統的作品有精華同時有糟粕,不可能全盤吸收或否定,一些題材陳舊,技法不出新的作品儘管帶有大師頭銜,依然不被藏家認可。

        市場是殘酷無情的,這說明收藏者絕大多數是理智具備前瞻性的,考查藝術家的獨特風格和能否在藝術史上佔有地位。藏家需要的是藝術含量高,陶瓷繪畫技法出新,文化內涵深厚,個人風格獨特,陶瓷裝飾語言濃重,符合當代人審美情趣的“陽春白雪”,而非一味擬古的傳統作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