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熬垮身體 90後講述“網遊代練”的灰色生活

“遊戲代練”是種新興行業。他們按照網遊玩家們的要求,在指定的時間內助其快速提升遊戲角色等級,或者獲取高級裝備,從而賺取酬勞。這些人有的是專職代練、有些還是學生。他們時差顛倒、不分晝夜地坐在電腦前,在虛擬的世界裏賺得真實的收益。日前,一名90後遊戲代練,向記者講述了他和他的團隊的故事。

3個月代練“練”壞身體

江哲22歲,是一名大三學生,在哈市松北區的一所大學讀書。16歲那年暑假他在哥哥家玩電腦,在網路遊戲的公共頻道中看到一則“找人幫忙遊戲升級,酬勞:5張點卡”的廣告。他接下了這份代練的活,將“工作”的時間放到晚上,白天睡覺或者惡補假期作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賺了5張點卡(相當於150元錢)。

“真正開始透支體力瘋狂代練的時候是在大學時期。大二的時候我想給自己換台筆記本電腦,於是我開始瘋狂地做代練,體力也是在那時被透支的。”小江在3個月的時間裏,在公共頻道上接了120多單“生意”,為了不耽誤上課,他把做代練的時間都安排在週末的17點到23點,有時甚至白天也泡在網吧裏。小江說,那個時候他每天只吃一頓飯,想起來就買盒飯或者泡麵糊弄一口。寢室的兄弟們很少見到他,成了室友口中的“影子人”。3個月後,他用做代練掙來的近4000元錢和原有的積蓄,買了一臺新的筆記本電腦,人卻瘦得不成樣子。

遊戲代練是個辛苦活

由於網路遊戲是在虛擬的空間裏進行,所以一個代練團隊中的成員會來自天南海北,他們的年齡最小的只有20歲,最年長的已有40多歲。其中名為“慕容”的成員也是一名大學生,去年他為了給自己的女友買生日禮物,做代練4個月,有時甚至24小時泡在網吧裏,學業沒少耽誤,體重也在幾個月的時間裏瘦了30斤。他告訴記者,遊戲代練都是“夜遊神”,想要多掙錢就要不斷地接活,身體透支是常有的事。最後,不僅身體垮掉了,女朋友也與他分手了。

團隊成員中來自山東的一個網名叫“叔叔”的代練,今年40歲,曾做過職業遊戲代練,他當時工作的工作室共有8名成員,室內煙霧繚繞,不大的客廳裏並列放著8臺電腦。另一個房間,只擺著兩張上下鋪的床。環境差不說,實在是很累人,過的生活也很不規律,所以精神狀態總是很萎靡。“後來結了婚就換了工作,只是業餘做做代練掙個煙錢。”

亞健康困擾代練者

江哲不止一次對記者表示,由於那段時間的身體透支,現在自己的肩膀、手臂和頸椎時常疼痛,併發出咯咯的響聲。瘋狂代練的那三個月的時間,自己近視的度數漲了300多度。儘管已經3個多月沒做代練了,但“滑鼠手”仍然會時常發麻,反應也比原來慢。代練慕容說,做他們這一行,在遊戲裏的時間要比在現實生活中的時間多,所以很難馬上從虛擬的遊戲中解脫出來,有一次騎車差點掉到溝裏。

哈爾濱市著名心理專家張聰沛先生認為,許多人做遊戲代練是出於娛樂和掙錢的雙贏心理,但是長時間的遊戲不僅會玩物喪志,而且難以從遊戲中解脫出來,從而形成網癮。不僅如此,大部分網路職業者都會出現亞健康症狀。

網路遊戲中,一個個鮮衣怒馬、呼風喚雨的高級帳號背後,是玩家無數時間和金錢的投入;但是對於那些沒時間練級又想玩得好的人來說,只能花錢找人幫自己“練號”,這也給“網遊代練”們提供了飯碗。
返回列表